两个关于学生和爱情的空间日志,伤感唯美

十九岁,我们相遇,那时的你瘦弱清秀,看上去文质彬彬,那时的我身材纤细,不善言语。我说大二我不忙,有时间谈场恋爱,你说听社团的人讲我的性格很好,就这样,在教九楼前的小花园里,我们正式在一起了。当时,我真的感觉你人很怪,刚刚开始谈恋爱,就抱着自己的手掌给我看,说你这辈子只接一次婚。

在一起之後,你就变了。早晨不再早起陪我吃早饭了;不再陪我上自习了;天天睡觉到十一点,直到我去你楼下等你吃中午饭;再也不给我讲那些听起来很深奥的问题了。

我开始莫名其妙地不理你了,然後自己偷偷地掉泪水了,我以为你“骗”我到手就没有新鲜感了,再然後我就开始给你写很多信。那时,你只会不知所措,也只能一封一封地给我写信,在宿舍楼门口等到晚上十一点。那时的我们真的很傻,也真的很甜蜜。

五年了,我们在一起经历了很多才走到今天。我们领证了,好伙伴戏谑道:“你们真的修成正果了”。是啊,我们的爱情是经过了很多苦痛的修炼啊。两年校园恋,三年异地恋。有时候,我开玩笑地跟你说,我们之因此会紧紧地纠缠在一起,是因为我们两个人的脸皮都很厚,我不理你的时候,你纠缠着我,你不理我的时候,我一天无数个电话,软硬兼施地来挽留你。

其实在我的心里,爱情没有输赢,只有我们小心地呵护我们的感情,让你幸福,让我开心,就是最大的胜利。我们会回忆起那些和“小三”斗争的日子,当时的苦痛依然留在我们心中,也将成告诫我们要时刻珍惜对方。

你说,我是你生命中除了你母亲之外最重要的女人。其实我也想告诉你,感谢上天,让我碰到你,让我完完整整地属于你,我要永远爱你,做你父母的好儿媳,你的好妻子,你儿子的好妈妈。

没有钻戒,没有房子,没有车子,甚至没有一顿像样的订婚宴,我们就挑了一个好日子,把证领了。床头的大红喜字就是我们的见证。六年的风风雨雨,我们一起走过来了,从北京到济南,我们一路相随。虽然在济南我们没有一个亲人,但是,亲爱的,我相信有你的地方就是就是我的家。

 


 

那年,他们坐前後桌,一起学习,一起攻克难题。他被她的聪明灵巧吸引,她也欣赏他的稳重和勤奋,他说,你是我的好哥们,她笑,你是我的好姐们呢。
越过那座独木桥,他们各奔东西,诸多新奇和不适,都付诸笔端,鸿雁传书,从不诉说想念。单言怀念中学时光,虽紧张却烦恼单一。偶然的,他会说,看到学校里那些成双成对的身影,会想起你来,回想起中学时,一起学习的情景。她抱着信,闻着墨香,面颊绯红。

碰到不顺,她会想,如果有你在身边,多好呢,跟你说说笑话,我的烦恼,就没啦。他说,你那么聪明,相信你自己,一定会解决好的。我不在你身边,你要好好照顾你自己。她看到这,会把信抱在胸口,心里便生出一股力量,暖暖的。
有人说喜欢她,她感觉好幼稚。能说出来的喜欢,多了一份俗套,少了一份矜持的美好。所谓寂然欢喜,或许就是收到远方的来信的那种欣慰吧,她想象的美好爱情或许就是一个人坐在操场的草地上,伴着夕阳的余晖,染指墨香,里面都是纯纯的美好,很洁净,很安详。爱,不可说,说了就是错。

许是溶入了大学的生活,他们彼此通信周期越来越长,其实,成长,要靠自己坚强。後来有一天,她收到他的来信,说,原谅我,不能这样陪着你一直走下去,我晓得,以後会有个更好的人来到你身边,照顾你,希望你永远开心!
她坐在教室的角落里,望着信纸发呆。有些失落,却并不难过。是不是他身边有了另一个她需要照顾?那好吧,我祝福你,她心里想,可是什么也没说。我晓得,我们以後还是好朋友。她这样回信道。从此,散落天边,很少联系。

後来,她有了属于自己的爱情,属于自己的家,自己的幸福生活。偶然也会想起他,也会听说关于他的点滴消息,晓得他,亦是平安喜乐。她默然,亦感欣慰。
当年,她不晓得爱情是什么模样,更不晓得属于自己的爱情是什么样子,在如诗般的青春岁月里,那些朦胧的情愫只能算作爱情的练习题吧。你碰到了适合你的练习题,至少你可以很轻松的解答,寻找答案。你如果不凑巧,碰到了难搞的练习题,注定会遭遇波折和坎坷,青春记忆,总有痕迹。在自己还未确定能真正解题之前,还是不要翻开那道练习题吧。该碰到的,总会到来。

有时候,我们的练习题,刚巧就是我们面对的那道最终考题。轻松之余,不免感慨,人生或许多点曲折才更有意义。
有时候,我们练习很多年,最终翻开的却是另外一道题。感叹之余,告诉自己,我们碰到的,也是别样独特的风景。

成长的路上,我们终究学会了放下和感恩。其实,没有谁欠谁幸福,幸福永远握在自己手里。
其实,有一种始终不变的真感情叫做我们是兄弟姐妹。它在爱情里面有个无奈的的别名叫做“不可能”。

小非说人和人之间的情感可以分成几个等级,那就是:讨厌,不讨厌,顺眼,喜欢,爱。(当然是我和他一起讨论的结果),那天,小非陡然跟我说:妈妈,我其实不算是喜欢,我应该算是看她顺眼吧。要不然我听到他人喜欢她,我为什么不难过呢?是啊,宝贝,顺眼是浅浅的喜欢,喜欢是浅浅的爱,爱是深深的喜欢呢!因此,你可以吧不讨厌的人,都算作喜欢的啊。
或许,你的恋爱对象就是你的练爱对象,或者说,你压根没搞清自己正处在什么样的阶段。譬如顺眼,喜欢和爱。有些错过来的那样及时,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抖一抖衣裳的尘埃,告诉自己,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

?

  • (0)
  • (0)
king

关于本站|意见反馈|发布规则|联系我们

Copyright © 2011-2014 魔盒网

www.mohe.cc